追蹤
番茄、豆腐、辣椒醬
關於部落格
喜歡會長 喜歡夏汪 喜歡黃泉 受泉我也不放過
  • 145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跑完修羅六線之後(汗)

夏樹線 7月6日 夏樹與學生會
飯堂大概已經排出長蛇陣來了吧,走到中央建築正想著去哪裡吃飯的時候,聞到一股香味。
(這股香味是什麼呢……)
我被這股香味由走廊引進走廊深處,發現味道是從學生會室裡傳出來的。我只是想確認一下到底是什麼,於是敲敲學生會室的門。
然後裡面傳來回答。
「門開著,請自己進來。」
(哎?)
剛才的聲音,不像是藤乃的聲音……也不是神崎的。
我奇怪地打開門。
裡面傳來喀啦喀啦的聲音,玖我看著我的臉。
她在會議上使用的桌子上面隨意抱著膝蓋坐著,那並不能說是很好的儀態。
「什麼啊,是你啊……有什麼事?」
「不,我是被一股香味吸引過來的。」
「真是個卑鄙的人啊……」
我驚訝於玖我竟然大放闕詞。
「呵呵,怎麼了,夏樹?不要那樣跟老師頂嘴。」
從旁邊出現了藤乃的笑顏。
「還有,夏樹,我可不認為這種姿態很得體哦。」
我也是這樣想。
或許說,我更在意某些事情。
「呵呵,那樣子的話,高村老師會很困擾的哦。」
「哎?!」
藤乃笑得更加愉快了。
難道她看見了?
「夏樹,這種姿勢,從高村老師的角度會看到裡面的哦。」
她看見了。
「──什麼?!」
玖我慌忙從桌子上跳下來。
緊緊地拉著裙子下擺。
「你、你這傢伙……看、看見了嗎?!」
「看、看見什麼?我有看見什麼嗎?」
「都是夏樹不好吧?穿那麼大膽的黑色……」
「靜留!!」
「好可怕哦……」
面對玖我充滿氣勢的怒吼,藤乃臉色絲毫不改地冷靜回答。
真是厲害啊……
「哎?什麼什麼?夏樹被人看見了什麼?」
「沒、沒看見。」
「是嗎?那真是遺憾啊。」
神崎端著盤子,送上茶與用茶碗裝著的飯菜。
「那麼,請慢用。」
然後遞給我那樣東西。
「哎,這是什麼?」
「是茶泡飯。」
「茶泡飯?」
「是茶泡飯啊。將煎餅弄碎,在米飯上面澆上茶,雖然做法非常簡單,但卻很好吃。」
「我、夏樹還有黎人同學,剛才都已經好好享用過了,老師也請慢用。」
藤乃做出手勢催促我。
「這是從我的本家那裡送來的煎餅,送這個過來的那間煎餅屋,是我家的產業。」
產、產業,聽起來相當厲害啊。
「也就是說,這就是發出香味的本體了。」
「雖然讓被香味所吸引過來的卑鄙小人吃到實在有點可惜……」
「夏樹,不覺得失禮嗎?」
「哼……」
玖我頭擺向一邊。
難為她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拉著裙子的下擺。
藤乃大概也認為玖我這個樣子很可笑,露出了輕柔的一笑。

7月8日 冷酷的理由
「──我知道了。但是,我不希望夏樹太勉強自己。」
「並沒有什麼勉強……」
「不、就算是勉強,只要是必要的我還是會做的,為了媽媽的話……」
「你不能冷靜一下嗎?對手是那個「一番地」啊。」
一番地?!
「這和對手是「一番地」沒有關係。」
藤乃和玖我都知道「一番地」的存在……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可是媽媽的仇人啊?!我活到現在就是為了復仇的這一天。」
媽媽的仇?!玖我的母親到底是?
「哈……偶爾也聽聽我的建議就好了啊……」
「我當然非常感謝靜留你。但是……」
之後就是一陣沉默。然後……
「呼……真是拿你沒辦法啊。今天聽了這話就饒了你吧……」
「總之不要太亂來啊。」
「我知道啦……」
然後又一次陷入沉默。


7月13日 玖我的原由
對於我的聲音,那個學生基本上沒什麼反應。
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呆呆地轉過頭。
那是玖我。
「什麼啊……是你啊……」
「嗯?怎麼了?臉很紅啊。」
「沒、沒什麼……剛剛和棄獸戰鬥過,有點累而已。」
「出、出學校了?!」
「靜留她有求於我,這是不能推託的,再說我自己還有仇得報。」

7月16日 藤乃和玖我
「那個,不是老師嗎?」
「…………」
是藤乃和玖我
「早上好,藤乃,玖我。」
「早、早上好!藤乃前輩!」
「小夏樹也早!」

「早……」玖我好像十分的不情願,朔夜對玖我的那種態度也露出了苦笑。
「再怎樣說也太難得了,玖我居然會這麼早就來到學校。」
「多、多管閒事!」玖我將臉轉向了一邊。
不知道該怎麼說,但這不像是她的反應。
「算了算了,老師,夏樹也不是存心經常遲到的啊。」
「對吧,夏樹?」
「不、不知道……」
看到玖我那個樣子,藤乃好像很開心地微笑著。
看來玖我對藤乃真是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呢。
「總之今天是靜留希望和我一起來學校,所以我才特意和她一起走路來的……」
「就是這樣。雖然有些難得,但是有些為難夏樹呢。」
「不、我沒有抱怨你啊!」
「高村老師,這點正是夏樹可愛之處呢。」
「靜留!!」
玖我雖然露出既害羞又生氣的表情,藤乃卻完全不放在心上。我看著玖我那種樣子開心的笑了起來。
她們真是感情要好的一對啊。
不知不覺間,回想起了在學生會室中聽到的關於「一番地」的談話。現在絲毫感覺不到那個時候的緊張氣氛。
這個就是二人的立場吧。
「但是,老師,夏樹可是學園裡最能清除那個的人了呢,請關注她吧。」
「啊,啊啊……」
那個,是棄獸吧。果然藤乃也知道棄獸的事情啊。
朔夜雖然一副那是什麼的表情,可是卻在是否向藤乃和玖我詢問那個而感到躊躇。
「學生會可真是被夏樹幫大忙了呢。」
「那、那個就算了……我才是經常受到靜留的各種關照呢。」
「是嗎?說起來前幾天,我可借給你很重要的東西了呢。」
正說著,藤乃咯咯的笑了起來。
「笨、笨蛋!那麼說的話,那個傢伙還是我打倒的呢!」
「就算是為學園的安全做了點貢獻吧……」

她用微妙的倔強口吻為自己解釋著。
「是、是、我知道了。」
一邊那樣說,藤乃一邊繼續咯咯的笑著。

命線 7月17日 許多HiME
「啊啦……這不是高村老師嘛。」
「藤乃……還有……玖我。」
在學生會會長藤乃靜留的背後,正有些鬧別扭的玖我也進來了。
看來,讓美袋在意的就是她吧。
「怎麼了?來到這裡,而且還穿著校服。」
以我對藤乃的印象,她應該不太會來到這種地方。「因為我並不適合來到這種時髦的地方啦……」給我這樣的感覺。
「是的,因為在學校還有些工作吶。雖然也叫了夏樹一起去,但結果還是在午飯時間才辦完。」
「今天是休息日吧?學校食堂也沒開,所以,我們就討論著要去哪裡。」
「所以說,為什麼要來這裡啊?明明就算是學校食堂開著,你也不見得會進去。」
「從剛才開始,你就一副很不高興的樣子吶。」
「當然啦……這種地方,既不是我該來的,也不是靜留該來的。因為不想一個人來還要把我捲進來。」
「一個人來……?」
「夏樹啊,把不該說出來的事也說了吶。」
藤乃輕輕地笑著,告訴我她只是單純地來這裡視察一下在這裡打工的學生。
「像我這樣的人獨自來到這裡,客人們一定會有些驚訝吧?」
「因為很難得,所以我和老師你一起坐,應該不會介意吧。」
「這個麼……那個,沒關係……」
藤乃開心地笑了,坐在我身邊空著的座位上。
「一點也不知道視察該做些什麼,一點會被當成傻瓜的吧。所以呢,老師,你能教我嗎?」
好像……微妙地來到這裡,卻感到有種不妙的、沖人的感覺,難道是心理作用?
然後,玖我仍一邊發著牢騷,坐在了美袋身邊的位子上。
「………」
美袋一直盯著她。這兩人的關係也實在是不怎麼融洽呢。
「我不會怎樣的,所以你給我老實待著就行了……吃完了的話,就馬上出去。」
玖我說著,對著突然背過臉去的美袋,也轉過頭去。
「決定要點些什麼了嗎?」
「我點和高村老師一樣的就行了。」
並沒有認真地看過菜單,藤乃就這樣簡單地決定了。
「哼……令人不快的傢伙。……我要海鮮砂鍋。」
玖我她,倒是有好好閱讀過菜單後才點的。
藤乃和玖我雖然是對不可思議的搭擋,但確實能見到她們時常在一起。
玖我依舊出言不遜,但我認為她決不會對藤乃說很過份的話。
藤乃也一邊聽她發牢騷,一邊輕輕地笑著,這也許是她們之間所特有的交流方式吧。

7月21日 THE SUMMER
「啊啦,丟下我們可不行。」
「哎?」
聲音來至於藤乃與神崎。
「……穿了制服?」
……玖我站在後面。
玖我似乎有些羞澀,像是有些不滿,又像是充滿期待……總之很複雜的表情。
「小靜留和黎人君都來了啊。」
碧老師對他們說道。
HiME的親睦會就應該這樣吧。
至於我,那當然是身不由已啦。
「那個……昨晚靜留給我打了電話……就這樣。」
「呵呵,你這不是什麼都沒有說明嗎?」
「那麼就由我來代替夏樹來說明情況吧。」
就這樣藤乃開始了說明。
「聽夏樹說大家要去海邊,我想既然大家都是風華的學生,我就對她說「我也想去」。」
「因為夏樹一開始就反對,我就問為什麼,她說是你們HiME們要舉行親睦會。」
「既然這樣,我就說我想作為普通學生參加。」

「所以穿制服?」
「就是這樣。」
神崎笑著點了點頭。

7月21日 重要的人的記憶
「恐怕去也是沒有用的……」
玖我突然插了一句。
「收容日暮茜的醫院,恐怕也是與一番地有關係的……」
「他們為了隱藏棄獸、Child和HiME的存在,會做出對目擊者進行洗腦這樣的事情。」
「對於日暮茜,關於HiME的一連串事情的記憶被消除的可能性很大……」
「大概是那樣的……」
玖我嘆息道。
可是,看玖我的神色,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
作為HiME,在戰鬥中失敗,失去最愛的人……
光是這樣,就很痛苦了。更何況連最愛的人的記憶也要被奪去。
如果真的是那樣,她也許很難恢復到以前的正常生活。
可是,也許那真的是件幸福的事情,我不明白了。
「…………」
玖我沉默不語,看著鴇羽她們交談。
幽鬱在她眼眸深處忽隱忽現。
那是憤怒,還是悲傷,現在我也分辦不出了。
我打算說些什麼,但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老師,不要去。」
藤乃從背後拍一下我的肩膀,我回頭看了看她。
藤乃的眼神,也流露出和玖我一樣的擔心。

夏樹線 7月23日 對玖我重要的人…
「你和靜留……像這樣能談得上HiME的話題而不是HiME的人沒有幾個。」
--
重點是可見靜留及夏樹的原本關係~~~

命線 8月5日 該怎麼辦才好…
「高村麼!是我、玖我!」
突然、電話傳來了玖我的聲音,和平時不同,這次聽上去很緊張。
「怎麼了,那麼慌張。」
「……你才是怎麼了呢,聲音聽上去那麼頹廢。」
「……不、先不說這個,我有事想請你幫忙。」
「請我幫忙?真是很少見不是嘛。玖我居然有時拜託我。」
「……別發牢騷了,聽我說!」
看來,好像是真的很緊張。
「那傢伙……去阻止那傢伙狩獵HiME……!」
「狩獵HiME……難道是美袋!」
「不對!不是命!」
那麼,到底是誰?
「是靜留!我想請你幫忙阻止她繼續狩獵HiME。」
「藤乃她……、狩獵HiME!?難道她也是HiME?!」
「詳細情況見了面再說。到命運之樹來。」
「我知道了……」
到達會面地點,看到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玖我。
「……藤乃她在狩獵HiME,這是真的嗎?」
「嗯……是真的,我的情報網不會錯。」
「可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幹呢?直到現在我一點也沒看出她有這樣幹的想法。」
「不知道……我得知這件事後也很驚訝。至於到底是怎麼回事,也只有得抓到靜留後,再問她本人了。」
電話從幾天前就已經打不通了。去她的宿舍、還有學生會室找,也並未找到藤乃。
「我想阻止靜留。幹那麼危險的事,只有我就足夠了。」
「你的話……我想你應該能理解我的感受,就打了電話給你。」
玖我有些激動地盯著我。她說得臉也紅了,不過還是先別告訴她吧。
「……不,謝謝你想起了我的存在。」
我說完,玖我「哼!」地把頭轉向了別處。
「靜留她最近,好像有在這一帶出現過。」
「在這一帶麼……」
「HiME都被召集在這風華學園裡,我想她們應該都是住在校舍裡的。」
「雖然其他的都不太清楚,不過菊村雪之好像是被靜留所打倒的。」
「菊川……?這、難道?!」
「執行部的…戴眼鏡的那個傢伙。」
「那個,看上去很弱的?!她也是HiME麼……」
「按照順序的話,應該也快輪到舞衣和朔夜了。」
「你也是不想讓這種事情發生的吧?」

「她們並沒有要戰鬥的意思,要是被襲擊了的話,也是不會反抗的吧。」
「我對命的事也很在意,看來她和神崎聯手了不是嗎?」
「呃…嗯。」
「看來這件事並不簡單吶。不過算了,現在是靜留的事情比較重要。」
「我知道了。先從找藤乃開始吧。」
「拜託了。靜留是我的朋友,我不想再讓她傷害任何人了。」
「呵呵…真沒想到玖我會說出這番話。」
「別、別笑!對我來說別人都不關我的事。」
「因為有靜留在,所以我才走到了今天,所以我也只希望她不要擁有和我一樣的想法。」
玖我說完,舉起手中的槍,並且喚出了她的Child。
「去找靜留吧,迪蘭!」
她的Child用鼻子哼了一聲。
不意間迪蘭的耳朵動了一下。
迪蘭它,向一個方向前進,並吼了一聲。露出牙齒,降低身體擺出了準備戰鬥的姿勢。
「怎麼了迪蘭?是靜留嗎……?」
(命突襲夏樹)
「糟了……因為剛才那次,手……」
因為剛才的攻擊,玖我的手抬不起來了。面前的刀正向她逼近,這時就算是玖我也開始向後退縮了。
雖然美袋的刀或許會把迪蘭和玖我都打倒,可面前的景象卻是──
「呃、嗚啊啊啊啊啊!」
就在慘叫響起的同時,美袋的身體被摔在了地上。是因為沒有站穩麼?她就這麼悲慘地倒在了地上。
「到底……」
睜大眼睛回顧四周,發現在那裡的是──
「要是再傷害夏樹的話,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在那裡的是正帶領著巨大的蛇一般的Child的藤乃靜留。
「……靜留!」
「夏樹,其他地方有沒有受傷?」
「啊、嗯……沒關係的……」
說完,玖我因為靜留的突然出現,而說不出話來。
「老師、迪蘭,請你們保護一下夏樹。」
「藤乃,你準備幹什麼!」
「不管怎樣,都要給那不乖的孩子一點教訓。」
說著,藤乃笑了。
「沒關係的。因為我也並不想讓她受傷。」
她的視線前,是已經渾身都破破爛爛了的美袋,搖搖晃晃站起來的她,正盯著藤乃。邊「哈-哈」地喘著粗氣,邊調整姿勢。時不時地,用拳頭敲敲自己的腦袋,大概神智還未清醒過來吧。
「住手!你別去戰鬥!這裡由我來!」
玖我把我推開,站到藤乃的面前。
「夏樹,這裡不是你該出手的地方。不該戰鬥的應該是對方才對。這裡交給我就行了。」
「別說傻話!我……」
雖然想舉起槍。
「……呃。」
看來,她受的傷比剛才更嚴重了。
「夏樹,我和你的感受是一樣的。我也不想你受傷。所以,我才會去戰鬥。」
為人一直都很沉穩的藤乃,手中出現了鞭子,發出了「啪」的一聲。
那雙眼眸中沒有一絲陰沉,只是流露出純粹的冷靜。
「說實話,我幹出這種事,本是不想被夏樹知道的。」
「做了壞事,果然還是很難將它隱藏吶。」

藤乃抬起手,蛇型的Child也慢慢地抬起頭。
(清姬一輪壓倒性優勢的攻擊)
「呃……咳。」
在我身後的玖我摁著自己的手腕,在原地倒了下來。
「玖我!」
「夏樹……!」
玖我滿臉痛苦地壓著自己的手腕,難道剛才的傷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嗎?
「沒關係的……只是、手腕疼……罷了。」
「夏樹……不快點治療的話!」
藤乃慌張的,跑向玖我的身邊。
在那之前,美袋拿著刀擋在了她的面前。
「高村老師……請替我將夏樹快些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啊、嗯……」
「……果然,還是不能不去戰鬥吶。」
藤乃用沉重而又堅定的聲音說。
「這場戰鬥,夏樹總有一天會被別人襲擊的。我不想看到這樣的夏樹。」
「我不想看到因為失去了最重要的人、而沉浸在悲傷中的夏樹……」
「那麼,只要我將他們全部都打倒就行了……HiME、Child、還有那個被名為「一番地」的組織。」
「──清姬!」
(戰鬥繼續)
「還有……因為我也是HiME。要是我──清姬要是被幹掉的話,我最重要的人就會死去。」
「所以,為此我也不得不去戰鬥,這就是先下手為強。」
「這樣做,雖然不符合我的性格。但是不去戰鬥,是不行的。」
「所以,戰鬥、戰鬥、還是戰鬥,必須使自己變強……」
「不這樣的話,HiME就保護不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老師,夏樹的事就交給你了。」
藤乃望著我和玖我說道。
(前往醫療室)
「玖我、再堅持一下……」
「咳……我沒關係的……我自己也能走。比起這個你還是去幫幫靜留吧……」
「雖然她也是在為別人而戰,但這麼下去的話,靜留自己也會遇到危險的……」
「拜託了,你就去靜留那裡吧。我不希望她痛苦……」
玖我放開了我的肩膀,像是要推開我一般用手肘頂著我。
然後慢慢地向醫務室的方向走去。
我一直都站在原地。
「你就去吧!」
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邊催促著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